翼つばさ

……高三党更新不定期…不过一般一更新就会更一堆……比较有坑品?全职吃周叶黄叶翔叶方叶叶橙……APH吃仏英米英普洪,不吃露中,不吃露中,不吃露中!楚路/夜伊/尊礼/伏八/快新/赤新/柯哀/野尘/息白。
最后……剧情党,不喜肉。
因为学业会不定期失踪,关注需谨慎。

【快新】命石之瞳 6

CHAPTER 6
“如你所见,这家伙才是真正的工藤新一。”关西的名侦探顺手揉了揉柯南的头发。
刚刚的咖啡真的好苦。
“这么信任我真的没问题吗,名侦探?”黑羽快斗挑挑眉。
“你应该知道我告诉你的理由。”
“你太高估我了,我怎么能猜到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心中所想的呢?”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称呼了。”装什么傻。
“既然话都说开了——那就重新认识一下吧。黑羽君也不是普通的人呢,对她现在的状况是不打算不过问的对吧?”
柯南并没有给他回答的时间,直接默认了后开口,“工藤新一,侦探,主修化学和生命科学,江户川柯南,小学生,我和服部的信息和能力很多都是为大众所知道,麻烦你们介绍的时候说一下自己所擅长的领域。”少年不符合年龄的沉稳声线在说到小学生时还是有些微不可察的无奈。
“服部平次,侦探,东大一年级生,主修机械工学。”
“黑羽快斗,魔术师,电子电气工学科,至于擅长嘛——”语气突然转地欢快起来,“你既然已经知道我是黑羽盗一的儿子,那么易容术当然也是我所擅长的。”这点肯定怎么瞒也瞒不过,“大概比有希子姐姐要强点吧!然后就是现在所学的专业相关了。”
“电子电气……能黑掉东京的电力系统吗?”
“你猜。”当然能,虽然时间不长。至于其他的能力……暂时还是不让你知道的好。
“源青木,现在的名字是青木瞳。化学家,但其实能做的事情有很多。”不管怎么说,那么多年的试验都扛下来了,背后还有一大批追杀的人,太弱了可是会死掉的。“哦,因为一些原因我的恢复能力很强,我不介意当肉盾的。”不咸不淡地开了个玩笑。
“那天在宴会时我听到那群人说你的研究是涉及到了APTX4869的部分原理对吗?”
“如果你指的是让我变小的药的话,我猜是的。”
那么把她送到灰原那去吧……解药的研制进度大概能加快了。
“那么你转校前我先带你去见一个人,请和她一起研制解药,不介意吧?”
看了看快斗并没有反对的意思,青木点点头,“好。”
“那么就这样……”
“啊抱歉打扰了,兰小姐听说柯南没有去上学,所以打电话过来问——”安室透的声音蓦地响起在桌边,柯南敏锐地注意到黑羽快斗的气势刹那间变得冷厉起来——
这个波本……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
浑身的细胞在一瞬间拉响警笛,即使刚刚作了卧底的猜测,他仍然不敢大意。这人毕竟,很可能在不久以后也会出现在追杀自己的人群中。
“给小兰姐姐说我被平次哥哥接走了就好!”干净清亮的童音适时响起,打破了黑羽的状态。
你就是基德本尊吧……不然怎么可能会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有这样的反应。
“那么,一周后,帝丹小学五年级B班见!”他转过来看了看青木,拉着服部离开了。
服部将柯南送到阿笠博士家——毕竟工藤宅里还有人住着——见天色不早,对手边的少年笑着说,“我出去带点吃的回来,顺便在外面逛逛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帮阿笠博士改造你的道具的东西,敌人可是又增多了呢。”
少年的面孔被眼镜挡住,看不清他的神色。“服部,有时候我真不知道把你牵进来对不对。”
“说什么傻话,我们不是最佳搭档嘛!”元气满满地狠揉了一顿柯南的头发。
我该说真不愧是热血白痴吗……看着那人离开,柯南耸耸肩,拿出手机联络灰原:
“灰原,放学后就不和那群家伙闲逛了,早点回来,我想你的工作量可以大幅度缩减了。”
“哈?”柯南根本不需要想象就知道灰原半月眼的样子,“你是以为随便一个大学一年级生就可以帮我研制了还是你放弃变回工藤新一了?”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夹杂着电流的声音嘟囔着,有点抱怨的,“话说我也不至于被形容为‘随便一个大学一年级生’吧?”
“说正事。”五官极为精致的茶发少女脸上满是不耐。
“源青木,你知道吗?她一周后转学来帝丹小学。”
有名的化学家会有闲心来重新上小学?意识到某个可能,灰原哀的声音逐渐低沉,“她被灌了APTX4869?”
“是的,就是那天……缩小后恰好被我的一个同学发现了并带到了日本。哦对了,关于那个同学……”察觉到对话另一方的沉默,柯南叹了口气,“灰原,别想太多,这不是你的过错。”
“怎么不是我的错?”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即使不在身边,他也大概清楚她此时一只手死死地攥着衣角,用力大到指节泛白。“APTX4869所害的每一个人……都应该记在我头上。”话语中带有异样的觉悟。
“你当然负有责任。”侦探并不打算完全否定她这句话,“但人必须向前走是吗?既定的的过去无法改变,我们能做的,就是改变未来——往好的方面想,我们的力量又多了两份,不是吗?诺奖提名的化学家与月光下的魔术师。”
“怪盗基德?”收拾了一下情绪,灰原问道,“怎么回事?”
“前段时间我从FBI那里得知,组织正在将另一股势力整合吞并——一群以动物为代号的人。而且,宴会上双方的人都出现了,恰巧此时怪盗基德提出要和我暂时的合作并透露出他现在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原因也就清楚了。”
“组织间的吞并?这种弱肉强食真不像他们的作风,他们应该毫不留情的将弱者摧毁殆尽才是。”
“据说是那方的头目主动提出的,作为类似特别分队的存在。大概是被ICPO之类的戳到了不得了的痛处吧,导致得依附他人。”
不在纠缠于这个问题——组织怎么运作早已不是她应该关心的问题,“那个人的话,我认为可以信任,但你打算怎么跟别人解释他的身份?”
“先瞒着吧……当他被他们认可后试图找些东西帮他以污点证人的身份抵罪吧?”少年的语气有些不确定。
“信誓旦旦地说要把那家伙送进监狱的名侦探呢?你,不会是怪盗基德假扮向我套情报的吧?”
“喂喂……无论怎样,优先对付组织不是吗?至于那之后的事情就之后再说吧。”名侦探很显然是非常敷衍的回答。
“你啊,对他期望值真高。”
“灰原,你可别小看他。”侦探望向窗外的天空,想从灿烂的日光中寻觅那月夜下的白色身影,“He will be the joker in the pack.”
若是利用得当,魔术师的不可预料将成为扭转战势的重要因素。
“青木你去收拾一下必带的资料,我待会送你去阿笠博士那儿。”
“这么早?”
“那家伙也应该通知了小小姐吧。”
“咖啡店最后那几分钟,你是故意的还是真的?”
“都有。”
“你就不怕他通知警察逮捕你?”
“他不会。”
他知道我是谁,但他不会这样把我交给警察;我知道他不会,所以我证实了他的推测;他知道我是故意的,他也明白我的有恃无恐——
这样的人才称得上怪盗基德的宿敌。
这样的人才能让我甘冒风险与之合作。

评论
热度(26)

© 翼つば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