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つばさ

……高三党更新不定期…不过一般一更新就会更一堆……比较有坑品?全职吃周叶黄叶翔叶方叶叶橙……APH吃仏英米英普洪,不吃露中,不吃露中,不吃露中!楚路/夜伊/尊礼/伏八/快新/赤新/柯哀/野尘/息白。
最后……剧情党,不喜肉。
因为学业会不定期失踪,关注需谨慎。

【快新】命石之瞳 3

CHAPTER 3
“我们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当那熟悉的嗓音带着湿气从耳边扫过,新一毫无由来的安下心来,紧绷的身子也逐渐放松,但瞬间又有一股怨念涌上心头——你搞什么鬼差点吓死我啊!
当然这都是内心活动,是绝对不能让某个怪盗发现的事情,他维持着平稳的声线,掩饰着自己微微的失态,“黑羽在哪?”
“他的处境不会比你危险,放心吧。”这倒是实话,怪盗基德暗自吐槽道,我也许应该去学表演的,说不定哪年能拿个奥斯卡什么的。
“是么?”尾音微微上翘,淹没在黑暗中,不过很显然新一没打算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交易内容。”
“我帮你易容,警示你那侦探事务所里的女朋友,然后你嘛,这次绝对不能来妨碍我,本来就够危险了,你再来的话我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花。而且,”他顿了顿,“必要的话我可能会拜托你帮个忙什么的,不介意吧?看在我以前救了那么多次你的份上。”
“理由。”声音依旧是平稳的,不带感情色彩。
“都说了啊——”
“我是说,我要加一个条件,告诉我你成为怪盗的理由,你究竟在找什么,以及、你为什么要找那样东西。”少年似乎怕他拒绝,很快又补充道,“这样的话,帮你一个忙也不是不可以。”
“说假话也可以?”怪盗基德有点小惊讶,但也不忘调戏一下名侦探。
“可以。”少年戏谑地勾起嘴角,只可惜身在黑暗中,那人看不见这微妙的表情。
“噫,这么好说话!你不会是怪盗基德假扮的名侦探吧?”基德更为惊讶,伸出手袭向新一的脸颊,打算确认一下这家伙的是否是真货。
“说什么傻话。”新一毫不留情地拍开在脸上肆虐的爪子,“说正事。”
“这故事挺中二的听完你可别笑我。”就半真半假地说吧,即使知道了什么,这家伙也应该不会来妨碍我——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对名侦探如此信任——“我与另外一群人都在找一块宝石,那宝石有些神秘的超自然力量,被那群人找到可就不好了呐!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但想来万一是世界毁灭什么的就大事不好了,所以,伟大的怪盗基德大人在得知这件事之后,毅然决然地穿上了白西装,化为月光下的魔术师,来阻止这个组织的行为。”
“你哄小孩呢。”少年语气里满是不屑。
“你不就是小孩么,小·侦·探。”末音还没落下,月光下的魔术师已狠狠地挨了一个肘击——这滋味并不比被足球踢好受——“你、你谋杀啊……”
“少废话,快帮我易容。”
从卫生间里出来的两人已完全不是之前的样子——当然黑羽快斗在断电那一瞬就不是了——工藤新一无论如何还是想不明白怪盗基德到底是怎么把一大堆东西都带在身上却不觉累赘,他也懒得去想。
为了不引人注目,两人都伪装成了白种人的模样,虽然相比之下个子小了点。
“之后我们尽量用英语交流——”毕竟在英文环境中,不管再怎么压低声音,日语都会显得格格不入。
“好。”
之后两人便不再言语,分头开始行动。
“欢迎大家从百忙之中抽身前来赴宴,在下不胜感激。”偏中性的声音从扩音器中传出,人群安静下来,纷纷望向从楼梯上缓步而下的宴会举办者。
虽然是位女性,源青木却身着男式的礼服——即使宴会并不算正式,可作为主办人,怎么说也应该穿正装。神情冷淡,稍未及肩的短发发脚并不是很齐。即使外表上风格迥异,但工藤新一还是立即联想起灰原哀原本的模样,照片上的宫野志保——这是生化研究者们的共质吗?他无奈地摇摇头,这个人……我究竟为什么会觉得她和以前的灰原很像?
“本次宴会的主角是什么,相信我不需要解说。午夜十二点整,月下的追逐将拉开帷幕,在此之前,请大家享受美好的晚宴吧。”
22:00
供电恢复。
“欢迎大家从百忙之中抽身前来赴宴,在下不胜感激。”偏中性的声音从扩音器中传出,人群安静下来,纷纷望向从楼梯上缓步而下的宴会举办者。
“I guess there is no need to introduce the protagonist of the banquet tonight. When the bell of midnight goes, the chase in the moon is about to ring up the curtain. Until then, I wish you a good time.”
22:10
铃木园子刚刚拿起高脚杯,就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
杯中的红酒泼了她一身。
“干什么啊!”她恼怒地看向那人。
那位金发清瘦的男子满脸歉意的递来纸巾。
“My apology.”
铃木园子毫不客气地一把拿过纸巾——却发现下面有什么硬硬的卡片,她抬头一看——
“Shush……”男子竖起食指放在唇前,示意她不要声张,轻轻俯下身压低声线:“这里很危险,快点离开,我可不希望我的小粉丝受伤。”
铃木园子出奇地反应机警,像是面对想要搭讪的放浪公子一样恼怒地推开她心目中的KID sama,口中还呵斥道,“谁要你帮我清理酒渍!”同时却悄悄偷瞥了一眼手心中的卡片。
货真价实的基德自画像,附有“JEOPARDY!!!”——手写的,但看上去很别扭,想来是为了不暴露字迹而故意用手写的。
此刻的另一边——
浅褐色微长发的清秀男子从毛利小五郎身边侧身而过,嘴唇轻轻动了动,微不可闻地传达出自己的意思。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明白。只有当遇到牵涉到小兰的安全的事情,你才是真正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而且不是沉睡的。拜托了大叔,快明白我的意思然后跟着园子带小兰离开这,运气好的话还能帮我们阻拦一下有可能来这里的警察——
22:15
毛利小五郎向门口的管家小姐示意自己的同伴因为衣服被酒泼了而必须换装,带着小兰和园子先行离开了。
“Master, there are three people leaving, I didn’t obstruct them…uh…my misconduct.”
“I didn’t mean to blame you since those people’s would not make a big difference. However, you’d better be on the alert. Keep an eye on Minamoto Aoki.”
“Yes, my lady.”
……
二楼,监控室。
“让他们离开也无妨……只要你在这,另外两方来了,这就够了,是吧?青木。”
……
22:20
工藤新一窝在大厅角落处,一脸凝重地看着手机。
“Korn旁边是Kirsch和Fino。Kirsch即樱桃白兰地,大概是情报收集那些人里面的吧……负责暗杀也不一定,我从名字里推出来的,那种小角色我怎么可能都记得清楚。”
“至于Fino,那可是雪莉酒的一种哟,大侦探。”
“少废话啊灰原,形势严峻。”
“可以的话,不要直接面对Fino。我的意思是,以工藤新一的容貌。我不能确定他的立场……很抱歉我真的没法给你提供更多的消息,那孩子是我从组织的实验室里救出来的,运气好的话对我们有好处,但现在还不能冒这个险,在我们的力量不够强之前。还有,他以前算是文职……我的助手,但是我出事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明白。”
“要活着,工藤。”
“绝对要活着。”看着对面的女孩急急地发出的第二条讯息,工藤新一勾起嘴角。
“一定的。”
而且,我这次也不是一个人作战。
了解到部分情报,工藤新一长出了一口气,起身,望向大厅中央的源青木。
他确信没有看错。
供电恢复的那一瞬间,他清楚地看见源青木的右眼中一闪而过的光。
那是义眼。
做的极其精致的义眼。
精致到连他的发现都只是一个巧合——这可以从他身旁的小偷毫无异样的脸色中推断出。
“Weird.”他嘟哝了一句。又从联系人列表上翻出一个刚添加的号码,发送讯息:
“Korn,面色阴戾,瘦削,狙击手,技术极佳。
Kirsch卷金发,身形高大,杀手或情报人员。
Fino黑发,亚洲人面孔,三年前是文职,不参与行动,现未知,避免与他发生冲突。”
想了想,又补发一条:
“源青木右瞳异常。你什么时候搞定?”
22:45
“安装完成,我看见你了,现在过来,还记得我易容的样子吗?”
“废话。”
“哎我这不是担心万一你有对白种人的脸盲症吗?”
“怪盗基德,你觉得我把这些话公布到网上的话,会不会有很多仰慕你的女孩觉得幻想破灭了。”
“So you mean that you are one of my adorers,Tantei-kun?”这句话并不是发过来的,而是突兀地在身边响起。
“Shoo.”新一对此嗤之以鼻。
“Hand me your smart phone, and I’m going to connect it with my terminal——you know, the terminal of monitors.”
“It seems that hacking into the safety system here didn’t cost you much effort. ”新一无所谓地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然后看易容后的家伙不知从哪掏出来一块芯片然后在那里搞鼓。
“Compared to my heist, it is just a piece of cake.”那人不在意地笑了笑。
23:05
调试完毕,基德将手机还给新一。
随即转身继续侦勘私宅的构造。
23:25
工藤新一注意到那三个黑衣人有行动,便悄悄地尾随,转过一个转角,进入走廊,他听到其中一个人正抱怨着,
“Jesus, why do we have to come here?Just for killing that giglet with a dead face? Heck!”
新一屏住呼吸,尽力不让自己发出声响——他很清楚,这三人中起码有一个是训练有素的狙击手,另一个很有可能是同样见过太多鲜血的杀手,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
那三人越走越远,声音断断续续的,但他还是捕获了一些信息。
组织要杀源青木,因为她的研究涉及到了APTX4869。
已听不见三人的脚步声后,他离开那个转角回到原处,将刚才得到的消息发给灰原与基德。
但这次,怪盗基德并没有立即地回复他。
23:40
新一感到手机震了一下,又翻出来——
“拍到了一些很有趣的画面呢。KS–2的画面,自己看,我发现监控室有些问题呢。”
快斗讲手机收起,从二楼监控室门底缝处塞了一张卡片——当然门口是有监控的,可这并没有什么妨碍,现在监控室里能收到的画面都是他处理过的。
卡片上赫然写道:
在下已如约前来赴宴,本意拜领生命之石潘多拉,奈何源夫人既无诚意,又何必强人所难。但是,您既奉上小姐的右瞳与其领口所别胸针上的宝石,那在下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23:58
快斗找到新一,正打算与他确定下一步的具体措施时——
大厅的门被推开,Janice跪坐在地,手臂上有些红肿的痕迹,头发凌乱。
“既然是有关潘多拉的宴会,怎么能少了我们呢?”
“Heck.”快斗略微恼怒的轻骂了一句。Snake, Spider, Chilopod.这是商量好了吗?三个人对付大侦探,三个人牵制我。他在心里吐槽。
演员已到齐,随着午夜钟声的敲响,月下追逐也掀开了帷幕。
TBC.

评论(2)
热度(16)

© 翼つば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