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つばさ

……高三党更新不定期…不过一般一更新就会更一堆……比较有坑品?全职吃周叶黄叶翔叶方叶叶橙……APH吃仏英米英普洪,不吃露中,不吃露中,不吃露中!楚路/夜伊/尊礼/伏八/快新/赤新/柯哀/野尘/息白。
最后……剧情党,不喜肉。
因为学业会不定期失踪,关注需谨慎。

【快新】命石之瞳 2

CHAPTER 2
“那位大小姐居然是打算在自家的私宅设宴啊……那房子估计得毁了吧,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想起国内那“和蔼可亲”的老爷爷,黑羽快斗不由得龇了龇牙,“爷爷,就送我到这吧。”
隔着查尔斯河可以看见MIT的校园,“Mens et manus.”快斗呢喃着。
“行动两个小时后我们在剑桥约定的地点接头,如果、如果我没能赶上的话,您立刻离开波士顿,去拉斯维加斯寻找我的母亲——”看着寺井急着反对的样子,快斗极其严肃地说,“您真的不应该被牵进来了,而且母亲她,也需要您的照顾。”摁住寺井的肩,快斗给了他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
“我也不是刚推开那扇门的毛头小子了。”
“那么,愿您武运昌隆。”
快斗下车,向背后的老人微笑致意,打了个响指,走向源家的别墅。
今晚一定很有趣,他想。
源青木的宴会号称是“欢迎所有人的到来”——只要你能得到管家小姐的认可或强行通过门卫,当然,翻墙也行,只要不怕高压电。
所以,我们的黑羽同学现在在做什么呢?
“Madam, your beauty effaced all girls I have seen. Compared with your bright and beautiful countenance, even the red rose lose its color. Although it can not match your appearance, I still wonder if you’re willing to accept it as my admiration.”说话的同时微微倾下身,修长的手在空中平翻出一朵玫瑰,献给面前的女士。
管家小姐霎时面颊染上红晕,略带羞涩地收下鲜花,侧过身示意黑羽进门。
“Mrs. Minamoto is waiting for you. I guess she would be glad to have you as a guest.”
Mrs……?黑羽快斗敏锐地注意到了称呼上的的不对,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他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可以问问题的对象。
“Well, may I have a privilege to have your name?”
“Janice Brown. You’d better enter the hall now, Sir. The banquet is about to begin.”
快斗笑了笑,也不再搭话,悠闲地走向大厅。
这等于完全不设防啊,他不由得皱起眉,这样看来源青木是要放人进来搅乱局面吗?这是为了什么?啧,那样的话不知道混进来的都有哪些成分,啊啊,行动会变得很不方便啊。
进入大厅,快斗一眼就看到不管在哪里都会出现的毛利小五郎,而站在他身旁的……铃木家的小姐、名侦探的青梅竹马,独独没有戴眼镜的小鬼。啊咧,这就怪了,在可能出现基德的地方,那个被称为“基德克星”的小鬼居然没来,也就是说……
“黑羽同学?”一只手轻轻碰了碰他的右肩。
“嗯?”黑羽快斗猛地转身,撞进双眼的是一片冰蓝。来人带着和某关西热血侦探同款的棒球帽,刻意压低的帽檐遮住了他微翘的额发,透过口罩的声音带上点浑浊,而他仍是毫不思索地问道:“工藤同学?为什么你在这?”
我的伪装有这么明显吗……工藤略有郁闷,可在国外,他毕竟不能以江户川的身份行动。
你不会是因为“江户川柯南”这个身份没法办护照才……黑羽快斗有点想笑。
“我当然是为了抓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偷啊!倒是你,为什么会在这?”
“我可是怪盗基德的头号FANS啊!你都不觉得我很像他吗!”黑羽快斗故作激动的样子。
对,就是这样,从一开始就毫不掩饰地像他展示自己与基德的相似之处,绝不隐瞒,引导暗示对方不管是“总出现在怪盗基德作案现场”还是“高水平的魔术手法”都是因为“景仰”造成的“模仿”而已。在对方还没有对他设防之时钻进思维盲区——被一点点抓住破绽然后只得以“没证据”为缘死皮赖脸地否认这种事情,他黑羽快斗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
“是吗?很难让人相信你会那么容易受人影响啊,虽然我们见面不过两次,但总觉得,黑羽同学是个很骄傲张扬的人呢,和那家伙一样,过分夸张华丽的像个笨蛋一样。”啊,糟糕,和这个不熟悉的家伙待在一起总是会不自觉地浑身紧绷、无比警惕到连礼节都忘记了——这可不是服部那个可以随意开玩笑嘲讽捉弄的家伙!
正当新一想着怎样把随便将一个才认识不久的人称作“笨蛋”这件事遮掩过去时,黑羽快斗右手划过空气,自顾自地变出一支蓝色妖姬,“你是说这种做法吗?”也不等新一说话,直接将花儿插在他胸口的口袋。他根本没注意到新一的尴尬——毕竟,工藤新一对他“不熟悉”,但他可是和这家伙交手不少次了,他又不是职业演员,怎么可能随时都记得“假装和某人刚刚认识的自我修养”!“这是作为你夸我像基德的谢礼。”唇角勾出一个上翘的弧度,靛蓝色的瞳子染上了笑意。
“噗”新一先是一愣,随即轻笑出声,“你啊。”却又想不出可以用什么来形容这个少年,只好笑着摇摇头。
“啊,对了,基德不是没有明确回复这次挑战吧?你怎么这么确定他会来?甚至为此不惜翘掉松下教授的课呢!”
“诶你怎么知道我选了松下教授的课?”
新一无言,顿了一会才说,“电气工程的学生,松下教授的课是你必修的吧……你这算是天然呆还是完全不关心学校的事?”
“哎没事啦,不过是出勤率降低点,以后注意一点也不会对学分影响太大的……至于挑战,那可是怪盗基德啊!只要有人挑战就一定会全力以赴地应对吧!这是才能对挑战者表示他十足的敬意啊!再说,你不是也来了吗?”
“你以为我想来啊?”工藤新一暗自腹诽,出个国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想到临走前灰原和自己的不安的预感,他猜测这次的事情一定不是“有人向怪盗基德挑战”那么简单,很可能是多方势力借此进行的博弈——先是那除了时间之外都不知所云的挑战书,那明显是藏着只有和怪盗基德(如果他也是博弈一方的话)一样知道某些事情的人才能明白的讯息;再然后是直白的危险预警的语言——华丽的白色身影下掩盖的是否会是浓重的深黑?他并不希望那个善心的小偷会和一些奇奇怪怪的势力有纠葛,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想。他不是很想趟这次的浑水,虽然工藤新一并不是一个怕事的人,但他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和灰原一起想办法怎样研制解药,比如搞毁那个像酒厂一样的组织。所以,如果不是那个好色多事的醉鬼大叔嚷嚷着“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一定能抓住那个毛贼”,又和园子那家伙一起把小兰拉上来的话,他真的不想来。
无奈地叹了口气,抬起头正打算聊点其他什么时,随意瞥过大厅入口,工藤新一瞳孔猛然收缩,一把抓住身边人的手腕,迅速而不着痕迹地隐于大厅一隅。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用力有多大。
“嘶——怎么了工藤?发生什么让你这么紧张?”
工藤新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确信他没有看错。就在刚才有三个全身被黑色包裹的人进来了,而其中有个人的面孔他甚为熟悉——
“科恩。”
为什么他们会在这?
对这个问题,工藤新一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工藤同学?”黑羽被拽得有点疼,下意识地想要挣开,可对方却死死抓住不肯松手,他只得开口询问“你怎么了?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出现在这里的人,能从立场与实力上让名侦探如此警惕的,应该只有那群以动物为名的——即使是他怪盗基德也不行——可这不对,工藤新一没有哪怕是一丁点的理由与那群人有交集,他也从未得到过“名侦探工藤新一曾和那些人交过手”的情报,他知道名侦探是在对抗一些人,虽然他对那些人几乎是毫无了解,也只和其中的一两人打过照面——还是在神秘列车上以小小姐的某种形象面对那个淡金发色的黑肤男子——但他很确定,那些人和他所敌对的,并不属于同一个组织,那些人沾染的黑色要比动物们的更为纯粹深邃。但是,那些人完全没有理由出现在一个围绕潘多拉而举行的宴会上啊!电光火石间已有万千推测闪过脑海,可他还是不能猜到到底是什么让向来游刃有余的名侦探紧张至此。
工藤新一也不知道为什么科恩会在这,只是他们的出现从另一个方面印证了他的猜测:这不只是怪盗基德的魔术盛宴,那只不过是个幌子,这是一场多方势力的角逐。可组织与基德的交集最多不过那次拜托他假扮宫野志保——他突然有点愧疚,该不会是因为那次那家伙的援助,使他也被组织盯上了吧?他仍是紧紧抓着黑羽快斗的手腕,偷拍下那三人,微微侧过身挡住黑羽的视角,将信息发送给灰原——不管怎样,先了解到能知道的情报再说。
“工藤同学?”黑羽见他没搭理自己,只是一脸严肃地发e-mail,又唤了一声。
“啊?啊,抱歉抱歉,”突然回过神,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对方的新一有些尴尬,但这哪是顾得上尴尬的时候!他看着对方那与自己别无差异的面容,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管你到底是谁,我都不能再让别人被牵进这个黑色的漩涡了。
“对不起,虽然我这个请求很突兀也很无礼,但无论如何,都请你立刻离开这里——”他顿了顿,斟酌着用词,想着怎样说服对方相信一个只见过两次的人,“我们长得太像了,这很不好,你明白吗?”
“工藤同学有麻烦么?”不会这么巧吧?真是那些人?
“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现在距离宴会开场还有十分钟,当源家小姐出来致辞时,大多数人的注意力应该都在她身上,你就趁此机会离开,注意不要让别人发现。在那之前,请待在这里不要乱走,我还有点事要办。”得把小兰他们带出去才行。新一压低帽檐,正要转身寻找小兰,却被黑羽快斗一把拉住衣服后摆——
“工藤君,这是什么?”黑羽手中的赫然时一个小型窃听器。
工藤新一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什么时候粘在他衣服上的?他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
“糟糕——”话没说完,大厅里“咔”的一声突然断电,突如其来的黑暗使新一暂时看不清眼前的景象,接着他听到身边传来一声钝响。
“黑羽?”他浑身紧绷,摸索着寻找身边人的位置,却是毫无所获。
“别激动。”一个冷静而熟悉的嗓音带着湿气在耳边响起,“你同学我带走了,名侦探,刚刚的话我都听到了,不介意的话——”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TBC.

评论(7)
热度(14)

© 翼つば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