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つばさ

……高三党更新不定期…不过一般一更新就会更一堆……比较有坑品?全职吃周叶黄叶翔叶方叶叶橙……APH吃仏英米英普洪,不吃露中,不吃露中,不吃露中!楚路/夜伊/尊礼/伏八/快新/赤新/柯哀/野尘/息白。
最后……剧情党,不喜肉。
因为学业会不定期失踪,关注需谨慎。

【快新】命石之瞳 1

CHAPTER 1
『致月光下的魔术师:
钻石的本真托起生命的基石时
红色的血影在月光下起舞
剖析的灵魂哭泣在眼瞳
火光明亮,夜色黯然
青女之望,恭候大驾
——P.A.』
“千万千万不要来啊……盗一先生的儿子。”少女将写好的挑战书装入信封,喃喃道。
——————————————————
“哈——?那位有名的美籍日裔化学家源青木小姐要挑战那个讨厌的小偷?为什么世上总有这么多人热衷于那个可恶的家伙啊?吶,快斗?”青子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新闻一边愤愤地说着,“快斗?”意识到身边人的不对,青子侧过头——若是平时,快斗这个自称“基德的头号粉丝”肯定已经跳起来嘲讽她了,可是今天——
黑羽快斗异常的安静,准确来说是严肃了,少年面色凝重,双眉紧蹙,显然是没有听到少女的言语。
“快——斗——你在想些什么啊?”青子凑到面前,略带不爽地瞪着他。
被眼前突然放大的少女面容一惊,黑羽快斗猛然回过神,讨饶似的,“啊,抱歉抱歉。刚刚我在想事情。”
“真的吗?你看起来脸色可不太好,不会是生病了吧!真是的,别在上大学的第一天就惹人担心啊!”青子探手撩开少年微乱的额发,“还好还好,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伯母交待。”
“——比起这个,青子,你一个人在明治真的没问题吗?も—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个学校啊?”
像是听到什么蠢话一样的,青子丢了个半月眼给这位青梅竹马,随即用书包狠狠地砸在他的一头乱发上,“所以说——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成天睡觉却能考上东大的啊笨蛋快斗!”
“很痛诶你这个暴力女!都是大人了你就不可以温柔点?你这样的话,在学校里遇到变态骚扰我也不会帮你的哦!”快斗捂着头,满脸愤慨地控诉着少女的“恐怖”行径,又似乎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凑到青子耳边,悄声说道,“说起来你这和男人没什么差别的身材也不会遭到骚扰吧?”末音上翘,已是带上了戏谑的意味。
“快斗你这个——色——狼——”
两人打打闹闹间已到达地铁站,互道了开学祝福,就此各奔前路。
黑羽快斗,19岁,东京大学工学部一年级生,在本是青春得不能再青春的灿烂美好年华时,遇到了人生的最大困境。
寝室门上贴着的名单中白纸黑字地写着:
“工藤新一 工学部”
——那种家伙的话不应该是法学部吗!!
——不对,重点是那家伙明明现在还没有变回来吧!!
“啊,抱歉借过一下。”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惊得呆愣的黑羽快斗寒毛乍起。与自己面容相似的少年面色平淡——在黑羽快斗正面对着他之前。
“诶?”少年略微惊讶地看着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但很快恢复平静,——除却眼底多了份好奇的话。“工藤新一,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工藤放下自己的行李,伸出手。
“魔术师黑羽快斗,为您服务!”快斗并未伸手去握,却是打了个响指,凭空变出一支玫瑰,较夸张地深弯下腰。
“啊……”工藤新一在那一瞬间竟有些手足无措,叹了口气,就着伸出的手收下了玫瑰『这样感觉像是自己要的这朵花一样』他默默地吐槽。“你让我想起一个我认识的人呢。”工藤直视着面前的少年。相似的面容与同样夸张华丽的行径。
“不会是你自己吧?”黑羽快斗不在意地笑着说。与其先隐瞒然后日后逐渐被发现我的不对劲使他产生怀疑,不如一开始就给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感觉。
“不,到目前为止我见过三个和我长得几近一致的人,你是第三个。”
反正他不可能在这里久留,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让自己在出勤率极低的情况下还顺利毕业进入东大,或者让东大招了他这个常年不在学校的人的。“哦?那还真是有缘,如不冒犯的话,能否告知前两位是谁呢?”
“唔,第一个是一个整容到和我一样的杀人犯,另一个嘛——”工藤新一顿了顿,略微促狭地笑了笑,“是个胆大无畏又极爱装摸做样的小偷呢。”
眼前的名侦探在提到自己的时候明显变得气势逼人了呢,明明刚刚还温润平淡的。黑羽快斗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说:“是谁呢?”
“怪盗基德。”
“那家伙果然是来报个到就走了呢……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又变回来的。嘛,能要到名侦探的手机号也是一个不小的战绩了!”黑羽快斗懒散地坐在教室后排,无聊地瞅着手中旋转的笔,偶尔抬起头瞟一眼幕布上讲师精心准备的开学第一份PPT,略带不屑地自言自语道:“啊,无聊,这学期都是基础课程啊……这种东西我高二就会了好嘛,我究竟是为什么要选电气工程啊——”
也不知道是谁在黑羽宅里大吵大闹着如今的防盗系统都太高科技了他下一次一定要直接黑了米花町的电力系统。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是米花町?我怎么知道!
“也好在东大所有的课都可以选修……话说回来,那该死的挑战书到底是个什么鬼啊——”抓狂地把自己的头发揉得更乱,快斗猛吸一口气,埋头扎进解密中。
『致月光下的魔术师:
钻石的本真托起生命的基石时
红色的血影在月光下起舞
剖析的灵魂哭泣在眼瞳
火光明亮,夜色黯然
青女之望,恭候大驾
——P.A.』
“P.A.是署名……如果A是青叶的缩写,那P是……先缓一缓。”少年的瞳孔中仿佛有靛蓝色的火焰跃动,墨迹在演草纸上飞舞“the key words应该是钻石的本真、生命、红、血影、月亮、火、青女、望——”笔尖一顿,少年抬起头,眼底一片冰冷。
“我知道P是什么了,”他对自己说,“Pandora.”
“那么这就不能叫做挑战书了。但是为什么那个源青木要将自己拥有潘多拉的事情暴露出来?还指名点姓地让我偷——她把潘多拉的消息都放出来了我还怎么偷?那群动物的数量可比我的人手多了好几个数量级,等等也许她想引出的人并不是我。”想到每次行动时自己身后的一堆警察,快斗叹了口气,“她不会是想借我的名声把自己列入警方保护对象吧?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已经被什么人盯上了——应该不是那群动物,那样的话她这么做只会更危险——’挑战书’写得这么明显也可以解释了,是向我预警让我不要去吗?”
“啪啪”快斗毫不犹豫地给了自己两巴掌,丝毫不在意前排有同学转过来向他投以惊奇的目光。
还是不要把别人想的那么好心比较好。
极其难耐地熬完了第一天的课程,黑羽快斗心急火燎地冲向了寺井爷爷的店。
“那么少爷的意思是无论我和夫人怎么劝阻,您都要应下这次挑战吗?可这毫无疑问是陷阱啊少爷!”寺井黄之助已经慌得逻辑都有些混乱了。
“我已经决定了,况且,只要是有关潘多拉的,无论是虚假胡诌还是精心刻画的陷阱,我都必须去探查清楚。”只有这样,才能寻找到十年前的真相。“而且,我有预感,这一次的行动虽然危险,而且会给我的生活带来巨大变动,但却没有生死之灾。相信我,跟红子那个神叨叨的家伙认识久了,偶尔也会感受到比较灵光的预兆的。”最后一句话当然是骗人的,红子那些预言——他黑羽快斗怎么也不信!
这次,那位名侦探也会来的吧,只是不知道是以哪个身份前往。
“既然少爷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只好……说起来那封挑战书究竟是什么意思?”
“啊,那个啊。”黑羽快斗在在吧台边乱晃,“超——简单的!钻石的本真托起生命的基石指的是碳啦碳,与C有关的话就是原子序数或者相对原子质量喽,有关潘多拉的事情肯定得在晚上进行啦,那就是午夜十二点整。至于青女,我记得不错的话那是中国人对阴历九月的一个并不常见的别称,望是月圆日,考虑到我对她的动机推测,我想她指的应该不是阴历九月而是这个月,而月圆日,就是四天之后。地点嘛,很明显在她的主场美国波士顿吧。”快斗转过头正视寺井,“爷爷,道具的准备,就拜托你了!”
TBC.

评论(2)
热度(21)

© 翼つば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