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つばさ

……高三党更新不定期…不过一般一更新就会更一堆……比较有坑品?全职吃周叶黄叶翔叶方叶叶橙……APH吃仏英米英普洪,不吃露中,不吃露中,不吃露中!楚路/夜伊/尊礼/伏八/快新/赤新/柯哀/野尘/息白。
最后……剧情党,不喜肉。
因为学业会不定期失踪,关注需谨慎。

[楚路]暗恋一个人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山江雾湖:

知乎体。楚子航难得回答一个情感类问题【。


含有大量原著语句……但是基本都是胡说八道【








————————



暗恋一个人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匿名用户


虽然我暗恋的对象不上知乎,怕他万一看到尴尬,还是匿了。


 


他叫我师兄,下面就用师弟称呼他了。


师弟比我小一级,我们是初高中和大学同学。不出意外的话,他毕业也会和我在同一家公司上班。虽然我们当了这么多年同学,以后也会是同事。但我其实刚刚才开始暗恋他……而他什么都还不知道。


师弟大概是个直男,我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性向,所以暗恋得比较迟。我在感情方面比较迟钝,朋友很少。在这个网站看到这个问题之前,我所有的回答都在科技分类下面。我对喜欢这种事一直都是后知后觉,师弟这次除外,用他的话说就是“白瞎了那么多姑娘的好桃花”……当然现在是他白瞎了我的桃花。


不过在师弟这里,我觉得我已经一次性体会了所有。


师弟是个傻逼透顶的人,想爱爱不了,想爱爱不到。他暗恋的女孩们都有了喜欢的人。他第一个暗恋女孩的男朋友心胸狭窄,故意捉弄他,给他难堪。后来到了大学他有了新的暗恋对象,是他的师姐。师姐的男朋友(现在是未婚夫),是学生会的老大,是个骄傲而自负并且确实有资本的男人,还把他收为小弟,把老大的位置传给他。他的感情是被师姐和他的男朋友完全地忽视了,换个师弟常用的说法,根本没有什么卵用。


师弟知道师姐订婚的消息的时候,我因为受伤住进了医院。他来看我,装出满脸不在乎的样子,在病房里消磨了一个下午,说了很多白烂话,可他不知道他的表情有多难过。而师姐和未婚夫拥抱的时候,漂亮骄傲的女孩和她风度翩翩而荷尔蒙过剩的情人,所有人都在欢呼。而师弟站在所有人之外,他看不到自己的样子。


真是傻逼透顶啊,我看着他的脸想。我不喜欢有什么事情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出于同样傻逼透顶的动机,我帮了师弟几回。那时候我还没有喜欢上他,我就是看不得他满脸又难过又发狠的样子。他明明想为什么人把命都赌上,可是连下注的机会都没有。


师弟有一年生日的时候,我们知道师弟暗恋的第一个女孩跟她前男友分手了,我替师弟包场了aspasia,替他约了女孩,给了他一个告白的机会,可他没有告白……后来那女孩和她的前男友复合了。后来师弟的师姐要订婚了,我承诺他说要帮他抢亲,去帮他打爆婚车的车轴……可那女孩现在已经订婚,还为了结婚专门退学去什么淑媛学院进修新娘课程……


然后我就因为突发事故失联了,被困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无法与外界联系,也没人能找到我的位置。


所有人都认为我死了。只有师弟还在发了疯一样地满世界找我,找得遍体鳞伤,还被差点就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所有人都说,忘了他吧,没了他这个世界还是好好的,你现在过的不也是很好吗。


师弟那时候已经成熟起来,当了学生会的老大,有一个漂亮能干的女秘书、一个蕾丝白裙少女团,和无数崇拜他的学弟学妹。实话说当时连我自己都没有什么活着回去的想法,没死只是一直硬撑着。我也在想,师弟是不是也忘了我,毕竟和他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师兄们那么多,还有无数师弟师妹等着和他一起出生入死,我迟早要过气的。


幸好师弟说,不,我要找他,我不能忘了他。


师弟为了救我吃了很多苦,我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他还昏迷着,告诉我这些事的女孩很会讲故事。她说师弟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沁出来的孤独,满世界想要找到那个跟他同病相怜的人,找到了就跟他做好兄弟,不能让他在世界尽头孤独地呼救……


虽然并不是什么师弟的告白,但是我真的吃到了世界上最甜的糖,师弟真是太甜了。


不过很可惜,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


他想跟我做兄弟,我却想上他。



评论
热度(574)

© 翼つば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