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つばさ

……高三党更新不定期…不过一般一更新就会更一堆……比较有坑品?全职吃周叶黄叶翔叶方叶叶橙……APH吃仏英米英普洪,不吃露中,不吃露中,不吃露中!楚路/夜伊/尊礼/伏八/快新/赤新/柯哀/野尘/息白。
最后……剧情党,不喜肉。
因为学业会不定期失踪,关注需谨慎。

未被直接描写的张佳乐

叶乐碎碎念:

这篇是对单独角色的分析,顺便我自己也理一理。这里提到的任何疑似CP请都不要往CP上想,让我们严肃一点,咳。

***************************

要说张佳乐,得从游戏ID说起。
当初看双花的ID我就暗自吐槽虫爹是不是古龙看多了,后来看访谈原来虫爹真的喜欢古龙(←瞬间笑得我瓜子都掉了⊙▽⊙;;)
所以我基本上可以肯定双花的设定是受到古龙影响。
你说一个大男人,哪那么爱取名什么什么花的?唯有抓出古龙来,才会发现一大堆花无缺,花满楼,王怜花,无花,胡铁花……古龙的世界有两样东西是不可缺的,一个是武器,一个是女人,换言之,一个是侠骨,一个是柔情。受古龙影响,这两样基本要素也就构成了张佳乐的主要人格。
有了这个根本,那么我们从头开始。
张佳乐的性格里缺少“世故”这两个字,所以他的家庭一定是和谐美满的,不会大富大贵,也不会十分贫瘠,受到很多宠爱,但没有到宠到任性的地步。总而言之属于“一般”的水准。他很有可能是末子,因为在常规家庭中,长子大多会表现出照顾人的倾向(老叶?),中间的次子会有很强表现欲渴望引人注目更善于人际(于锋?),末子受宠爱多想法比较自由容易别出心裁搞出些奇思妙想,也容易依赖人(苏沐橙?),而独生子女类似末子但比起末子来相对孤僻自我一些也更独立一些(安文逸?XD)。虽然不是一定,但从概率来说张佳乐还是偏末子的。
那么身为末子的张佳乐,在受到孙哲平邀约的时候,家里反对就不会太强烈,因为上面有哥哥担起家庭责任,张佳乐的担子是很小的。顶多家里觉得电竞不靠谱,会对他在外面的处境担忧一下。但小儿子想玩一玩,玩好了收心再回家,对家里不会有什么影响,自然对他就不会有什么阻碍。潜意识有这种认知,在听到孙哲平邀约时,他顺着孙哲平的问话就给战队命名了,一方面说明他对家里态度没有太在意的地方,另一方面也说明他的自我意识不是那么强硬,容易受到外界影响。
然后他和孙哲平创建了百花。
张佳乐会答应孙哲平,一个是因为对电竞的向往,一个也是受到侠义的影响。性格里被灌注了侠骨柔情这四个字,就可以想象出张佳乐心里一定向往着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可以尽情施展他的武艺,也一定住过一位幻想中的小龙女欣赏他的英姿飒爽(←为什么越写越想吐槽了?= =)。张佳乐喜欢玩的那些小操作,以及绚烂的打法,是这种侠义浪漫和末子的古灵精怪相结合的表现,豪情万丈,又爱炫。但这种并不现实的浪漫其实是一种天真,和幻想自己是公主的女孩有异曲同工之妙,这种天真给了他一个缺乏心机的善良本性,也为日后现实与幻想的冲撞埋下了忧患。
进入联盟后,双花这匹黑马杀出一条血路。背后张佳乐见人就问叶秋长啥样,也展示了他无拘无束的性格。他没有对陌生人的防备,对他人的看法也没什么意识,想到了就问,好奇了就冲过去瞧,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做法会让搭档格外尴尬。而对吴雪峰的描述,也说明他所见所闻其实不怎么去深入思考,因为孙哲平的强调,所以他会报告与吴雪峰相遇的情况,但一被追问,其实什么都没想,只能支支吾吾回答“呃……就是……一个人而已。”
此后,面对叶秋回应孙哲平的挑衅,张佳乐站出来支持搭档,这是“江湖人要讲义气”的一个表现。
张佳乐对孙哲平的支持,以及对孙哲平要点的回应,都透露出一种依靠的感觉,孙哲平对张佳乐会进行指点,而不是讨论,说明两个人的地位差还是很明显的,张佳乐不是和孙哲平平等关系上创建百花,而更偏向于张佳乐加入孙哲平的战队,这个战队应该也包括孙哲平那些哥们儿,毕竟只有两个人没法打联赛。只是主力是双花,所以张佳乐的重要性仅次于孙哲平而已。孙哲平应该是长子,搭配张佳乐的末子,这和叶橙的搭档风格很相似,主攻手照顾策应,策应配合主攻手这样的和谐关系。
所以,张佳乐和百花的关系,可以这样推导,张佳乐和孙哲平不打不相识→张佳乐加入孙哲平的战队→张佳乐和孙哲平成为哥们儿→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哥们儿成为哥们儿→张佳乐和百花的关系建立在江湖义气的关系上→张佳乐为了侠义拼搏。
孙哲平退役前,张佳乐就是一副傻天真的样跟在孙哲平身后打联赛,有孙哲平照应,张佳乐这期间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最多只是技术上的精炼。孙哲平退役是在第五赛季后,第五赛季已经是商业性联盟了,百花也是老牌战队了,所以百花的规模也不仅仅是那几个哥们儿了。但张佳乐对百花的感情是由最初的义气铺垫,孙哲平走后,百花只有他有资格接手队长职位,为了这份侠义,他接手了。“第五赛季和第七赛季百花战队能进总决赛,差不多都可以说是张佳乐一个人的疯狂。”这其中的疯狂,有伤感,有茫然,有惶恐,但也一定有兴奋。伤感是因为老搭档的离去,茫然是对百花今后的困惑,惶恐是对突然接到重担的担忧,而兴奋是因为挑战。张佳乐是喜欢挑战的,他骨子里的快意恩仇和无限好奇心,不会因为伤感惶恐就消失,对于突然来临的状况,他是一定会冲上前去的。这一点看上去似乎和韩文清的风格很像,但不同在于,韩文清是认准目标后,无论发生什么,也不会改变,固执得有些死心眼。而张佳乐的一往无前只是激情,只是好奇心,一旦这种激情和好奇随着时间和环境改变而褪去,就会显得苍白无力。
在这之前张佳乐没有承担过什么责任,有人一直在前面挡风遮雨,这让他从来没有意识过,现实其实不是那么轻松的事。百花打法靠的就是繁花血景,但张佳乐只是策应,闪了一堆障眼法后,没有一个实质性的伤害在里面,这是不可取的。百花不可能没有找过孙哲平那样的主攻手,但职业选手本来就不多,同一种打法的自然就更少,找不到是很正常的事,而其他选手实力也许不差,但没有孙哲平那么勇猛,跟不上张佳乐的节奏,那么就很难有所突破。所以张佳乐开始学着一个人把攻击和掩护的打法融合到一起。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一个过程,所以百花式打法被人诟病,并不是说对手和舆论都看不懂繁花血景的本质,而是张佳乐单独的打法中,确实存在的一个问题。网游里虐菜他可以两者兼顾,一旦到了高水平对决的联盟,受侠义浪漫影响形成的习惯性打法,就让他的缺陷被暴露得相当明显。张佳乐要改变这种状况,他的依靠心态就发生了作用,因为他不是特别会思考的人,他不会去考虑多种可能,所以最容易让他模仿的就是他最了解的孙哲平。孙哲平的打法是狂,是狠,是不停向前再向前绝不拐弯抹角。张佳乐的打法是掩护,是扰乱,与孙哲平的打法并不一致,他可以去配合,但不能融合。张佳乐要学会孙哲平的打法,就是把自己从头翻新,这与他的性格相冲突,所以他坚持了三年,让自己成为一个完全不同的人,这比单纯带领战队向前给他造成的压力更大。然而他找不到其他的方式,就只能被这种压力打垮。
张佳乐会退役,是因为他彻底迷失了自己。他要顶住以前没有顶过的压力,他要用不同的自己去面对荣耀,他要去考虑很多他没有考虑过的事情(而这个他并不擅长),他容易被外界影响的情绪在面对舆论压力时没有人可以去引导他。有的队友信任他,也有队友不满意他,有的人崇拜他,也有人对他的风格质疑,三次亚军更是让他成为了一种悲壮的存在,也一定会成为被舆论调侃的谈资,长期面对各类问题,逐渐挤压起来,最终造成他的崩溃。退役是一种逃避,他在家里是被宠的,性格里本来就没有责任这个概念,他的天性会逼迫他逃避,尽管他努力去学习责任担当,但仍然没能抵挡过天性的软弱。他是因为软弱而逃避,他清晰认识这点,所以他感到内疚,他责怪自己,这就成为他的一个包袱,即使回归,也会因此长期压抑,挥之不去。
退役是一个转机。一般来说,当你在一个问题上长期苦思不得其解,是因为思维被禁锢在了一个局限范围找不到出口,那么就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看点其他的东西,思考一下其他的事情,完全换一个领域,把思维完全打开,这时候往往能从其他角度看待问题,然后找到切入点。情绪也同样。张佳乐退役后,他可能去玩玩网游,但这不过是一种习惯,他一定不会去考虑很深入的事情,也不会去看职业联赛。他需要彻底远离竞技,他需要远离荣耀给他的压力,只能依靠荣耀以外的东西。他在退役期间做过什么我猜不出来,但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这确实让他有了很好的调整。内里对竞技的渴望在休整后会重新开始蠢蠢欲动。他本不是甘于寂寞的人,所以即使没有韩文清的邀约,他最终也会回到与竞技有关的领域上。韩文清的邀约,触动了他藏在心底的渴望,所以心情已回复平静后,不需要挣扎太久,他就会同意。
他不会回归百花,其实也没有多么深刻的道德问题,仅仅是百花会重新给他压力。一定要说的话,他退役可以算是从百花逃出来的,这对他应该是比较丢脸的事,再厚着脸皮回去,他没有这么大的魄力。但他同样渴望竞技场的激情,冠军固然重要,但并不像他自己说的是超越一切的存在(所以两年后他会表示过程同样重要),只不过在当下,冠军代表了这种激情的最终体现。不是没了冠军就不能活,但没了这种激情,他就不是张佳乐。为了维护这种激情,他需要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冠军。
退役回来的张佳乐成熟了,他不再有那种天真的侠义幻想,但他的性格不会那么容易改变,还是善良容易被影响,还是会爱豪情爱炫,他只是多背负了责任和愧疚,影响着他看问题多思考一步,多考虑别人。所以在接到老韩邀约后,他首先是去替百花公会抢BOSS,来纾解自己的愧疚。说是考虑,其实已经差不多决定了。
到了霸图的张佳乐重新精神起来。我觉得精神这个词相当贴切,不是活泼,是精神。他不像黄少天那样吵闹,也不像卢瀚文那样浑身充满热情,他的精神是表现在竞技中的激情,是表现在与朋友一起的仗义,而他的一撩就炸是因为他易受影响,会立时做出相应反应。
浅花迷人遇到再睡一夏时的表现,看得出张佳乐依靠的本性还是没有变,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去依赖孙哲平,“和你一起吗?”孙哲平的反应也是,你需要依赖我,我就给你依赖,“可以”。这里可以看出张佳乐对孙哲平的依赖是主动性的,孙哲平是无所谓,张佳乐则是习惯。但他的依赖与他易受影响没有冲突,于是他有了孙哲平这个靠山后,也同样对百花心软。叶修的方式属于以毒攻毒,张佳乐容易被软弱影响,也容易被好胜影响,情感攻击会削弱他的战斗力,那么激将法就会增强他的战斗力,所以叶修一旦骂着出手,张佳乐就忘了前面种种,只一心迎战。而林敬言的接应则是对他的依赖有了一个引渡,依赖并不仅仅是跟着别人去做,也包括心理上的策应,林敬言是他的伙伴,这里有江湖儿女喜欢的仗义,打法的配合也能让他的依赖心感到踏实,他从与林敬言的配合上找到了新的“依赖”对象(这个对象是霸图,而不是单单是林敬言),于是他才重新找回了自己。

这样一个侠骨柔情的张佳乐,在现实的冰冷前或许会遭遇重重阻碍,或许也会胆怯,也会退缩,但他的激情他的好奇心,最终会让他用自己的方式去继续神采奕奕地面对这个世界,忧郁和精神都是他性格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做不到坦然,也缺少一根强硬的神经,你看他就像在走钢丝,似乎遇到了一些事情就会不小心掉下去,可是再一凝神,他还在那里,满心愉悦向着他眼中五彩缤纷的未来飞奔而去。

评论
热度(438)

© 翼つば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