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つばさ

……高三党更新不定期…不过一般一更新就会更一堆……比较有坑品?全职吃周叶黄叶翔叶方叶叶橙……APH吃仏英米英普洪,不吃露中,不吃露中,不吃露中!楚路/夜伊/尊礼/伏八/快新/赤新/柯哀/野尘/息白。
最后……剧情党,不喜肉。
因为学业会不定期失踪,关注需谨慎。

A Song of Life 第八章 文森特·汉特

#设定是冰与火之歌的背景,有冰火人物(很多)但设定有部分(也许很多?)与马丁大叔的有出入(也就是故事线不同……而且有大量原创人物和私设!!)(为了把全职的大家放进去我设定了一个背景和冰火一样但世界线不同的世界[好拗口])…………因为是全职的同人就不要介意这个啦~~~~~~~~

要是雷的话可以吐槽也可以直接右上角……QAQ要是我OOC(不管是冰火的还是全职的)请一定指出来!!!

以及……#为了看上去不是特别的违和,大概除了杰西卡大大之外我都会取一个符合西幻的名字?

#低魔法世界,低魔法世界,低魔法世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过这并不代表魔法发展程度很低!这很重要!!

#由于我并不能完全的驾驭pov写法,于是乎……当标题是人名时是pov视角,标题随手乱取的话就是上帝视角了…………

以下是正文 (老韩你好久没上线啦)

第八章 文森特·汉特

自那位守夜人断气后,文森特已经是连续赶路八天了。

他终于到旧镇了。

他将马儿拴在一家旅馆外的马棚,走进去,递给店家伙计几枚钱,叫了一间房。他理了理因连日赶路而脏乱不堪的外衫,吩咐店伙计烧了热水,又出去买了两套合身的衣服。他打算稍作歇息在去学城报告,毕竟,那件事情急也急不来,要是真这么一身邋遢的去,那些学者说不定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褪去了浸满汗水的衣服,文森特讲大半个身子没在热水中,放松但并不慵懒地躺在木桶中,水里放了些许药草,是他走之前随身带上的,透过药草能隐隐约约看见他颀长而健壮的身材。文森特深吸了一口气,将一捧水狠狠地撒在自己脸上。

他们在长城之外“看见”了龙,通过琼恩的狼梦。

他们还“看见”了日渐活跃的异鬼,通过战友的死讯。

龙晶的供应告急,必须马上找到新的矿产地,龙被冰封,只能求助于大陆最睿智的地方——学城——来寻找解冻的办法。

“呼——”他长出了一口气。这么多年来,并不是他单方面的向守夜人提供帮助,自从琼恩回去后,每一个南下的守夜人都会给他带一些北境的小玩意,有时帮他收拾一下曼德河附近的强盗,指点他几句剑术,给予他不尽的支持、关心、教导与信任。

韩文清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回去的方法,但这并不代表他对这个世界没有感情,他是一个责任感极强的人,而两边都有着需要他,与他所牵挂的人与事。如果,如果真的回不去,或者那边的时间已经过去太久……

加入守夜人吧。这是多年前就在韩文清心里扎下根的想法。

而且他们现在正好是人手紧缺。

文森特猛的从水中站起,走出浴桶,水珠从他的发尾滴下,顺着肩背和胸膛的肌/肉线条滚落而下。穿戴好衣物,将要带到的东西收拾好,他不再停顿,直接去往学城。

自“冬夜”之后,旧镇就一直被浓雾笼罩,连以往在阴郁的日子里也能看见的参天塔上的烽火,如今也变得模糊不清。

凛冬将至。这句史塔克家的族语已成了维斯特洛上最精准的预言。

学城还是老样子——虽然文森特之前从未来过这。大门两侧是斯芬克斯的塑像,狮身人面。进门是文书台,旧镇里常有不识字的人来这请学士们帮忙写信或者立遗嘱。而文森特显然与他们不同,他径直地走到一位看上去百无聊赖的学士面前,询问前往总管阁的路。

道路的分叉口处有两座雕像,其一是剑指多恩的戴伦一世,另一个则是一头振翼狂吼的龙。文森特认为那丹妮莉丝的韦赛利昂,因为人们总爱为已死之物立像,而雷哥和卓耿至今仍是生死不明。

文森特匆匆走过,有些学徒对他投以好奇的目光,而一边的助理学士则大声斥责那些分神的家伙。学城的总管每年换一位,他听说过这事。而他们在“冬夜”之前一直极力隐藏龙与魔法的存在,他也知道。去总管阁没用,应该去鸦楼。他正准备向一旁的小学徒问路,身后响起一个陌生而不带语气,听上去冷冷的,而他却对其有异样的熟悉感的声音:

“文森特·汉特。”

有人叫住了他,准确无误的说出了这个从未在学城,甚至是旧镇出现过的名字。

他转过身,看向这素未谋面的少年。少年大概十二三岁的样子,黑发,带着金属架的眼镜。按年龄来看,应该是一位学徒,而他的衣着却明白地告诉文森特,他是学士。

“马尔温博士说你会去找他,跟我来。”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去往群鸦岛。

他们都不是善于言谈之人,两人一路上一言不发,却并不沉闷。群鸦岛不远,一座木吊桥连接着岛与东岸。马尔温博士是在“冬夜”之前少有的承认并接受龙与存在的学者,为此也曾被学城中的“某些人”所威胁,而当龙重现于世,丹妮莉丝以血与火将凛冬阻断在长城之外后,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对马尔温的处理。然而马尔温却并不愿回到主城。学城里早已没有巫术、预言、玻璃蜡烛的位置。他如是说道,窝在鸦楼里不愿出来。

鸦楼作为整个学城最古老的建筑,处处弥漫着旧朽的味道。“吱呀——”木门被推开,“马尔温博士,人带到了。”少年正了正衣领,说完话,看到老人挥了挥手,便站出去了。

房间里十分凌乱,桌上地上扔着卷轴和书,一叠一叠的图纸随意的躺在地上。整个房间的照明都来自一根蜡烛,黑沉如夜的蜡烛,却有着一簇亮白与殷红相染的火焰。

那是黑曜石,也就是龙晶做成的蜡烛。

“你没有带来好消息。”老人笑起来很难看,牙齿间有酸草叶的红色汁液。

“有一个不算坏消息。”文森特面无表情的纠正他的话,似乎对他为什么知道自己与来意毫不在意,“我们龙晶的供应要断了,之前的学士身体不适,可能也活不了多久了,异鬼正在南下,有人看见了龙,但他们被冰封了。”

“年轻人,这么急切?你还没加入守夜人吧,都开始自称‘我们’了。至于你说的事,你给我说,我也没办法啊!”马尔温摊摊手,示意自己无可奈何。

文森特双眼微眯,眉头略略蹙起,他并不想和这个老人纠缠这些,“你明白我想说什么,别装傻。”他的气势早已不如多年前那么肃杀,时间把他打磨得圆润了不少,却不可能折断他锋锐。

马尔温博士的双手在文森特看不到的桌下紧握,手心满汗。

文森特不是守夜人,却有着比大多数守夜人更为冷厉的气势,分明未上过战场,身上却有着铁与血的味道,一往无前的气魄狠狠地撕裂与他敌对之人的防御,无论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血火同源,这是坦格利安家的族语。由寒神冰封之物,只能用血火来融。”马尔温的指甲已经刺痛了他的掌心,他却对此浑然不觉。他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千军万马。他只能倾尽毕生的力量维持自己不在表面上落下风,即使他知道,面对这样的男人,没有人敢忤逆他。“但是坦格利安家的都死绝了,世上也不会出现第四条龙了。没有人可以救他们。”

“龙晶呢?”听到这几乎绝望的消息,文森特的表情却并没有任何的改变,仿佛世上没有什么事是能影响到他,或者是他所不能做到的。

“长夜黑暗,处处险恶。影子与烈火之神的信徒的火焰能暂时替代,但是那并不能阻止寒神的南侵,龙晶新的矿产地我们正在寻找,至于找不找得到,那并不是我们能所改变的。”

“长城需要更多的学士。”

马尔温扯了扯自己脖子上的瓦雷利亚钢的学士项链,咧嘴一笑,“你给我说可没用,得去找总管。”

文森特只轻轻扫了他一眼,继续说:“白银,金,铁,瓦雷利亚钢。我们需要修习医术,财务,战争,神秘学和魔法的学士。”

文森特不再理会马尔温博士,转身推开门准备离去。

“你不是守夜人的弟兄,为什么有守夜人的气息?”一直在房门外等候的少年问道。

文森特顿住,嗤笑了一声,“这个问题很重要?”

“我想弄清楚我所不能确定的事情。”少年直视着文森特,语气淡漠而异常坚定,丝毫没有受文森特的气势影响。

“你可以理解为,我还没有发誓。”文森特不再停留,离去了。

文森特离开之后,少年进了屋。

“博士,他所说的需要人手,可以让我去。”

“学城史上最年轻的学士吗?普利赛斯。你也恰好符合他的要求,主修医术与神秘学。你自己去和总管说吧。”马尔温叹了口气,“我倒是一直很不明白,你这么严谨的人,为什么要选神秘学和魔法?”

少年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道:“我有必须要了解清楚的事情,还有必须要回去的地方。”

评论(11)
热度(11)

© 翼つば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