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つばさ

……高三党更新不定期…不过一般一更新就会更一堆……比较有坑品?全职吃周叶黄叶翔叶方叶叶橙……APH吃仏英米英普洪,不吃露中,不吃露中,不吃露中!楚路/夜伊/尊礼/伏八/快新/赤新/柯哀/野尘/息白。
最后……剧情党,不喜肉。
因为学业会不定期失踪,关注需谨慎。

A song of life 第七章 宴会

#设定是冰与火之歌的背景,有冰火人物(很多)但设定有部分(也许很多?)与马丁大叔的有出入(也就是故事线不同……而且有大量原创人物和私设!!)(为了把全职的大家放进去我设定了一个背景和冰火一样但世界线不同的世界[好拗口])…………因为是全职的同人就不要介意这个啦~~~~~~~~

要是雷的话可以吐槽也可以直接右上角……QAQ要是我OOC(不管是冰火的还是全职的)请一定指出来!!!

以及……#为了看上去不是特别的违和,大概除了杰西卡大大之外我都会取一个符合西幻的名字?

#低魔法世界,低魔法世界,低魔法世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过这并不代表魔法发展程度很低!这很重要!!

#由于我并不能完全的驾驭pov写法,于是乎……当标题是人名时是pov视角,标题随手乱取的话就是上帝视角了…………

#最后!!!大家可以理解为叶修中心非腐向也可以自行寻找cp自由心证……

-----------------------------以下是正文------------------------------------

在有些时候,雷安也是发自内心地庆幸自己是一位私生子。

这样的时候虽然不多,却也是存在的。比如现在。

雷安看着修德利不情不愿地挽着艾莲娜·提利尔的手,勉强地向女孩笑着的样子,忍不住感叹道:“修德利也真是……太敷衍了吧。”

“对啊,笑的太假了啊,修那家伙,一看就是以前连女孩的手都没碰过。哦,要除开他妹妹。”还是两个妹妹,布雷德在一旁附和道。

提利尔家一到,两位少年便在修德利的介绍下相识了,两人年龄相仿,性格也合得来,很快便熟络起来,只是在修德利在场时,雷安很无奈的看着布雷德一口一个“修”地叫,仿佛在炫耀他比叫修德利全名的自己与那人更亲密似的。

雷安向邻桌的人要了两杯青亭酒,递给布雷德一杯,“走吧,去那边没什么人的地方坐坐?”啜饮杯中佳酿。满口青亭岛酒香醇的香气,引得他脸上泛起笑意。

大厅的另一隅有人正半醉半醒地弹着琴。

为提利尔到来而举行的欢迎宴会已进行了两个钟头,灰石墙上高挂着冰原奔狼和绿野玫瑰的旗帜。整个大厅弥漫着刚出炉的面包味与浓郁的烤肉香,炉火熊熊,使得这矗立在寒冷北境的城堡此刻竟给人温暖春日的错觉。只有当人们喝的酩酊大醉时,那略带粗犷豪迈的特征性语气才能提醒着:这里是北方。

两人在大厅末端的长椅上坐定,两人都很有默契地默默地喝着长脚杯中的酒,谁也没开口。

一杯又一杯下肚,两人丝毫没注意到自己没成年这个事实,还为自己的酒力与他人相仿而沾沾自喜,互相也暗暗较起劲来。

布雷德仔细地观察着宴会主角们的神色,也时不时向修德利那边瞟几眼。

“你和他什么时候认识的啊到底,我居然都不知道。我居然都不知道啊啊啊啊!”雷安突然很不开心地问道,说到最后已经变成单纯的抱怨了。当然,他是在为自己作为八爪蜘蛛却让这么重要的情报被忽略而懊恼,与被修德利隐瞒而怨怒。不过他不能说出前一个原因,导致这话说的,怎么听怎么像被背叛后的发泄。

“我居然都不知道……啊啊啊啊……”雷安把头埋进双手,过一会又揉乱自己的头发,用一些莫名其妙的肢体语言来表述自己对布雷德和修德利的控诉。

酒精为他白皙的脸染上红晕,原本就十分俊秀的他此刻看起来又增添了几分味道。

“我觉得啊,高庭玫瑰这称呼应该给你啊……我看玛格丽和艾莲娜她姐的画像……嗯,也许你扮成女装还好看些,而且你身材也不是特别健壮那种,打扮好了和史塔克提个亲,说不定修为美色所动把你迎娶回家,哈,然后发现自己新娘是个男人,哈哈哈哈哈……”

“滚远点啊你!”雷安一怒,使劲把布雷德推下长椅,布雷德显然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难,一个踉跄撑在地上。“我去,这么容易生气,那修就更惨了,因为新娘不但是个男的,还是个易怒的男的哈哈哈哈……到时候就哭着到我这里让我带他去厄索斯哈哈哈哈让你一个人独守空闺……”布雷德一点也不恼,继续调侃雷安。

雷安翻了个白眼,显然是不想理会这个有些醉了自说自话的家伙。

“哦,这是修提到过的小家伙们?”一个成熟的男声从他俩后面响起。

布雷德和雷安同时回头,发现一个有着典型史塔克家长相的男人正温和地笑着,手抵着长椅的椅背。

“琼恩·史塔克?”雷安很明显是知道这位男人的。废话,七国中有多少人不知道这位守夜人军团历史上最年轻的总司令。更何况他那由私生子上位,又先后被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后世称为“狼王”的罗柏,以及“狭海中的王”史坦尼斯赐姓史塔克,后从乱战中“死而复生”,不再受守夜人誓言约束却仍为守夜人效忠的故事早已家喻户晓。

“谁啊?”来自自由城邦的布雷德就不清楚这些了。

“你不是和修德利很熟么,怎么连琼恩大人都不知道?”

布雷德讪讪地笑着,没办法,他俩再亲也抵不过近十年的分别,而今天也不过是重逢的第一日。

琼恩三言两语介绍完自己后便和两人聊了起来。

“琼恩大人为何没有和修德利他们一起?”雷安有些疑惑地问着,再怎么说,他也是提利尔家的一员。

“我比较烦提利尔家的人。”琼恩笑笑,语气很温和,大概是看到两个少年,想起了自己年少时的模样,“而且,我也有立场不和他们一起啊。”作为守夜人总司令,的确没必要参加史塔克和提利尔的宴会。

“诶,你说修现在肯定羡慕死了”布雷德一把揽过雷安的肩,指着大厅中央一脸苦笑的修德利,得意的说,“你看他一直被你们家的女孩缠着呢。”

雷安一把推开他,不悦地说:“你那是羡慕人家有女孩缠吧?”

“去去去,谁羡慕他那种没下限的家伙?”布雷德一巴掌拍到雷安头上。

“那你就是羡慕我们家的女孩可以缠他喽?”雷安笑的有些坏。

“唉……雷安啊,你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们提利尔的百花骑士一样啊。我说你不仅是长相像他,连性向也和他一样吧!”布雷德极其恨铁不成钢地说着,看得雷安气极。

“我比洛拉斯好看多了行吗?而且你不是对维斯特洛很不了解吗,怎么会知道这个?修德利那个混蛋!”雷安愤愤地对好友把自家的事告诉别人表示不满,却很明显没有抓住重点,而布雷德也没有放过这一点。

“哈,你没否认啊!那你和他一样喽,你可以考虑一下扮女装嫁给修的,真的。”布雷德满脸认真地说着不着调的话。

“说起来,你们觉得今天的奥洁莉特怎么样?”一直被忽略的琼恩突然发问。

“啊,她不高兴呢。”雷安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喝了很多酒,又和布雷德打闹了一阵,他现在有点累。

“她当然不会高兴,我猜她看到修就不高兴。”

“我一直以为只有私生子才这么察言观色。”意识到什么,琼恩转向雷安,略带歉意的说到,“啊,抱歉,我无意冒犯。”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知道的,我也是。”

“无所谓啊琼恩大人,我对‘私生子’这个身份没有什么抵触情绪,这个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雷安懒懒地回答。

“看出来了,不过我还是得为我的无礼致歉。”琼恩笑了笑,“今天和二十多年前的一场宴会太像了,不免有些感伤。不过,要是把青亭岛酒换成夏日红,就更像了。”他摇晃着高脚杯,杯中晃荡的液体里似乎映出他年少时的脸。

“您是指老国王劳勃·拜拉席恩的来访吗?”雷安真的有点晕,青亭酒对未成年来说到底是烈了点。他顺手拿过自己的木琴开始弹奏,蜡碟相撞的声音并不能掩盖他悠扬的琴声。

“说起来,你们都是怎么和修认识的?真的是,修那小子有这么好的友人却没怎么给我们说,下次在练剑场上,可要狠狠地收拾他。”

“很早以前他人介绍,不过上上次七国会谈才正式见面。”

“哦,那布雷德你呢?”

“呃,不打不相识……”布雷德笑得有些僵硬。的确是不打不相识,两次都是,不过一次是网游里,另一次是真正的刀剑相向。

“切,那为什么他和你比和我还亲切!我看你们才认识不久吧!”

“谁和你比啊,我和修可认识了十多年了!”

“哈?你现在才十二吧,还是十一?修德利离成年也还有一年,哪来的认识十多年,你们总不会打从娘胎里就认识了吧。”雷安瘪瘪嘴。

糟糕,说漏嘴了。黄少天正想着怎么圆话,琼恩恰好把话题岔开了。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早熟么?你俩,修德利,马泰尔和兰尼斯特家俩小子,哦,还有一个我在曼德河遇见的一个孩子。诶,你们知道吗,我遇见他时他不过五六岁……大概是七八岁?记不得了,他那神态,该怎么说呢,大概又冷又凶,让人心生寒意,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近和不可冒犯的那种 。不过相处一段时间后却发现他还是一个比较温柔,但是又很坚毅的人。嗯,这两种比较矛盾的性格在他身上却丝毫不显冲突。”

“……总感觉很熟悉的描述啊。”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相互惊讶地看了一眼,又转过头默默地思考着。

这人好像韩队。

难道韩文清也……

“我觉得这样的人不多啊。”琼恩讶异地看着他俩,“不会是你们认识的人吧。以后有机会带你们和修德利一起看看,我猜他以后会加入守夜人的。”

“好啊。”布雷德应到。

雷安附和了一句,又说道:“说到早熟,还是我们哪能和您那一代人比。您的兄弟罗柏十五岁称王,您十六岁”

“哎呀,我想我得过去了……瑞肯不太能应付女人。虽然我也不太能。”琼恩瞥见自己弟弟被提利尔家的女人围住,神色尴尬,他对两位少年点点头,“啊,修德利摆脱他们啦,你们继续谈。”

他绕过长椅,走过他们,“对了,那次宴会中,有人送给我一句话,它伴我走了很长的路,现在我把它转送给你们,希望能为你们带来好运。”

“少年,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什么人,因为这个世界不会忘记。你要化阻力为动力,如此一来才没有弱点。用它来武装自己,便没有人可以用它来伤害你。”

两个各怀心事的少年低下头,默默地记下前辈的话语。

琼恩走向大厅中央,而修德利正朝他们走来。


----

待会发几张图片。。。。

评论
热度(13)

© 翼つば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