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つばさ

……高三党更新不定期…不过一般一更新就会更一堆……比较有坑品?全职吃周叶黄叶翔叶方叶叶橙……APH吃仏英米英普洪,不吃露中,不吃露中,不吃露中!楚路/夜伊/尊礼/伏八/快新/赤新/柯哀/野尘/息白。
最后……剧情党,不喜肉。
因为学业会不定期失踪,关注需谨慎。

A Song of Life 番外 花 Ryan Flower

A Song of Life  番外 花 Ryan Flower


 


 


 


    雷安是一个私生子,出生在河湾地,便冠以姓氏佛花。


高庭的人都知道他是提利尔家的私生子,相貌清秀,颇似多年前的百花骑士洛拉斯·提利尔,不少少女为之神魂颠倒,却又鄙夷其私生子身份——不过,有多少贵族没有几个私生子呢?


当然,人人也都知道这位叫雷安的少年弹得一手好琴。毕竟,在被提利尔家找回之前,他可是一位出色的流浪乐师。若不是近些年提利尔家实在是缺乏男丁——家中有地位的人几乎都是女人,上一辈好不容易有了两个身份尊贵的男人,却是一个半身瘫痪,另一个——也就是洛拉斯——爱上了没当几天国王的蓝礼·拜拉席恩——也不会把这样一个私生子找回家。


雷安也没有辜负她们的期望,各方面都表现得十分出色,把派给他的事都做得让人挑不出刺来。不过,即使这样,私生子终究是私生子,雷安在家族里连起码的尊重都不会获得,就连最卑微的吓人,表面上对他恭恭敬敬,背地里也不知嘲弄了多少次他那尴尬的身份。


雷安可不在乎这些。


他是提利尔家的办事人,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世上最广最大最精准的情报网总管,“八爪蜘蛛”的继承人。


更为确切的说,是两个继承人之一。


在龙女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于“冬夜”之役失踪之后,一直隐藏于君临,暗地里维持着维斯特洛的秩序与平衡,但对坦格利安家有着深厚感情的“八爪蜘蛛”瓦里斯也不见了踪迹。人们猜测提示在寻找龙女,雷安却十分清楚瓦里斯死的不能再死了。


因为那人是他杀的。


当时的瓦里斯身体已被灰鳞病侵染,他恳求这年幼的孩子终结他的生命,并给予他一袋钱与一个令牌。


“死人已经不需要这些的。”或许老话说得对,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狡猾了一世的瓦里斯最后将自己一生的心血与毕生的执念全数交予这个素不相识的孩子,“如果你见到一位银发紫瞳的女子,请帮我照顾好她……你的歌声很感人,虽然不能明白它是什么语言,却让我想起家乡。”


雷安拿着令牌——还是用瓦雷利亚钢铸造的,真奢侈,他腹诽道。他正打算继续自己去河湾地的路时,却被一位少年拦下了。


他大概已经成年了,应该比自己大十岁左右。


“嘿,小孩,给我看看你的令牌呗。”


“你得先告诉我它是什么。”


“诶,你居然不是回答‘为什么要给你啊’,真扫兴,不过我对那令牌的需求也不是特别大,身边的人也都信不过……你多少岁了?五岁,六岁?这个年龄培养起来也是可以考虑的……”


真是个自说自话的人啊。


“你的名字?”


“Ryan Flower.”


“私生子?这就更好了。不过,我问的不是这个名字。”少年笑得狡黠。


雷安心中警铃大作。


“你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借歌表达思念的那个地方。”


“……”沉默几许。说吧,他听懂了就说明来自同一个地方,以后可以互相照顾一下,听不懂,胡诌几句也就过去了。


“张佳乐。”


少年笑得更开心了。“七神在上,是中国人啊。”不知有意无意,可能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这声中国是用英文说出的。真是个没心眼的小孩,可以考虑把他划到这边来。


“你呢?”雷安发问。看着少年如此开怀,他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被算计了。


“扎克斯·奥斯特。”


“不是真名。也不是我想要的名字。”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你当我是傻子吗!”雷安愤愤地控诉道,“最起码告诉我你在这边的真名啊,合作要有诚意啊大哥!”


“你会知道的。”少年一脸得意地笑。



------------------------------------------------------------

向Final Fantasy致敬!扎克斯很明显没说真话嘛=A=

至于扎克斯是谁,和现在提到过的人有什么关系,自己猜啊~


------------------------------------------------------------

 扎克斯,曾经的神罗第二精锐战士,静静地躺在泥泞之中,瞳孔已经快不能聚焦了,却依旧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大剑。


一旁昏迷已久的克劳德此刻终于醒了过来,艰难的挪到扎克斯身边:

“扎克斯……” 


“连我的份一起……” 

“你的份?”昏迷的太久,克劳德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没错,你——”

“你?”克劳德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带上了颤抖。别——

“要活下去……”扎克斯抬起左手,轻轻地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上,艰难而坚定地说着,

“活下去……你是——我活着的证明!” 


“我的尊严与梦想……”扎克斯将自己的大剑拿起,大剑沉得他要用上毕生之力,他恋恋不舍地看着自己的剑,“都在这里了。”

“全都……给你……”他将大剑交付与克劳德,缓缓呼出一口气,笑得温暖。

“我是……你活着的证明。” 

年轻的战士带着微笑,放心地合上眼睑。
痛彻心扉的哀号在这片废墟上回响,克劳德终于明白了他刚刚失去了什么。

那是你在我神智不清说的吧,

“开玩笑啦,我不会这样丢下你的……”

“我们是朋友吧,对吗?”

可你还是丢下我了。


天空正逐渐放晴,预示着新生。

扎克斯说过。

要有梦想。

想成为英雄的话——

就一定要有梦想。

克劳德仰起脸,眼睛被阳光刺得生疼。

谢谢你。

决不忘记。

晚安——

扎克斯。

-------------------------------------


 

评论
热度(3)

© 翼つば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