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つばさ

……高三党更新不定期…不过一般一更新就会更一堆……比较有坑品?全职吃周叶黄叶翔叶方叶叶橙……APH吃仏英米英普洪,不吃露中,不吃露中,不吃露中!楚路/夜伊/尊礼/伏八/快新/赤新/柯哀/野尘/息白。
最后……剧情党,不喜肉。
因为学业会不定期失踪,关注需谨慎。

A Song of Life 第五章 故友与敌人(二)

第五章 故友与敌人(二)

#设定是冰与火之歌的背景,有冰火人物(很多)但设定有部分(也许很多?)与马丁大叔的有出入(也就是故事线不同……而且有大量原创人物和私设!!)(为了把全职的大家放进去我设定了一个背景和冰火一样但世界线不同的世界[好拗口])…………因为是全职的同人就不要介意这个啦~~~~~~~~
要是雷的话可以吐槽也可以直接右上角……QAQ要是我OOC(不管是冰火的还是全职的)请一定指出来!!!
以及……#为了看上去不是特别的违和,大概除了杰西卡大大之外我都会取一个符合西幻的名字?
#低魔法世界,低魔法世界,低魔法世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过这并不代表魔法发展程度很低!这很重要!!
#由于我并不能完全的驾驭pov写法,于是乎……当标题是人名时是pov视角,标题随手乱取的话就是上帝视角了…………
#最后!!!大家可以理解为叶修中心非腐向也可以自行寻找cp自由心证……
-----------------------------以下是正文------------------------------------
“提利尔家的也不全是敌人。”
“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真的好吗?临冬城少主,我可没有说我一定会站队。”黄少天一脸严肃,“修德利•史塔克,你这是轻信了?还是说,你有一定拉我入伙的信心?”
必须把这里和那边的身份分开。被个人情感所束缚是很危险的,无面人是千面之神的剑,潜藏于黑暗中,为世间送来死亡的恩赐。
感情会带来顾虑,顾虑则会使剑刃变钝。
“我以旧神的名义起誓,我可没有轻信他人的坏习惯。但是少天,你不一样啊。”叶修轻轻的笑了笑,之后便进入了修德利的身份,“而且,无论是黑白之院的无面人,还是布雷德,布拉佛斯年少有成的水舞者,在这远离厄斯索斯的维斯特洛,都是没有自己的政治立场的。”两人一边聊,一边转过走廊,叶子见没人搭理自己,委屈兮兮地呜咽了一生,跑开了。
“也就是说,你对于我,我的同伴来说,无所谓支持和背叛,不过——”
他拉长了尾音,停住看面前少年的脸色。
“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在这个权力的游戏中,我希望你和我一起作为玩家。”
“你的目的?”
“第一,我要回去,多年前有一位亚夏的巫师曾告诉我我会在今日遇见故人,我想他,或者说这个世界里并不科学的存在,也就是魔法,也许和我们的到来有关,从这方面入手调查也许能找到回去的方法;第二,我希望,也必须要保护好史塔克一家,他们是我的家人,我必须守护他们;第三,作为北境的少狼主,我要守护这片土地。但是,丹尼莉丝以极大代价换来的长夏已接近尾声,凛冬将至。当寒冷越过长城,危险的因素就太多了,不论是人类的还是非人的。”
“异鬼。”来自厄斯索斯最西北端的布拉佛斯,布雷德并不像维斯特洛的人们那样,在经历了二十年前的大战后,提起异鬼的名字都带着忧惧。
“无面人只侍奉千面之神。”
“我希望加入的,不是无面人或者无名之辈,而是布雷德和黄少天。”修德利解释道,“就像艾莉亚那样。”
“你要怎么做?”
动摇了?
“在凛冬到来之前,赢得这场以权利为筹码的游戏。”
若是其他人向布雷德发出这样的邀请,他肯定是一口回绝了,但现在,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在他面前的,是叶修。他应该拒绝。是和他来自同一个世界的叶修。再怎么说也应该再打探一下维斯特洛的政事再考虑。是和自己拥有同样的秘密,忍受着同一份乡愁的叶修。也应该看看他们之间的力量对比。是那个深爱着荣耀说自己一定会回来,回来就拿了冠军的叶修。还得再问问他更为具体的打算。是国家队的领队叶修。还有他的同伴们都是些什么人。是自己的挚友叶修。叶修。
他认命般地闭上眼,叹了口气。
“你说了,提利尔家的不全是敌人,他今天会来吗?给我介绍下?让我看看我们的实力呗。”
神明也好,黑白之院也好,都是这个世界的,可不妨碍那个世界的黄少天帮助叶修吧?
而且,我也很想回去。
修德利很敏锐得发现了布雷德使用了“我们”这个称谓——他推开大厅的门,换上正式的外套,顺手也给布雷德丢了一件,又端起一旁侍者递来的青亭岛酒,“那就一起等提利尔家族的造访吧。”

评论
热度(3)

© 翼つば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