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つばさ

……高三党更新不定期…不过一般一更新就会更一堆……比较有坑品?全职吃周叶黄叶翔叶方叶叶橙……APH吃仏英米英普洪,不吃露中,不吃露中,不吃露中!楚路/夜伊/尊礼/伏八/快新/赤新/柯哀/野尘/息白。
最后……剧情党,不喜肉。
因为学业会不定期失踪,关注需谨慎。

A Song of Life 第三章 杀手与少主

  •   

  • #设定是冰与火之歌的背景,有冰火人物(很多)但设定有部分(也许很多?)与马丁大叔的有出入(也就是故事线不同……而且有大量原创人物和私设!!)(为了把全职的大家放进去我设定了一个背景和冰火一样但世界线不同的世界[好拗口])…………因为是全职的同人就不要介意这个啦~~~~~~~~

    要是雷的话可以吐槽也可以直接右上角……QAQ要是我OOC(不管是冰火的还是全职的)请一定指出来!!!

    以及……#为了看上去不是特别的违和,大概除了杰西卡大大之外我都会取一个符合西幻的名字?

    #低魔法世界,低魔法世界,低魔法世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过这并不代表魔法发展程度很低!这很重要!!

    #由于我并不能完全的驾驭pov写法,于是乎……当标题是人名时是pov视角,标题随手乱取的话就是上帝视角了…………

    #最后!!!大家可以理解为叶修中心非腐向也可以自行寻找cp自由心证……

     

    --------------------------------------以下是正文-------------------------------------------

  

  • 第三章  杀手与少主

  


 


 

    

 

修德利走在两兄妹的身后,懒洋洋地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对了……不过是个祭奠日为什么要把我们叫到礼厅啊?以前不都是我和父亲去一趟墓窖就行了么?”

 

“啊?”莱安娜表示不满,“修你也太不关心家里了吧?一天到晚都在铁匠铺和练武场晃悠……”

 

 “今天提利尔和兰尼斯特家来访,所以才把我们也叫过去,之前不是给你说了吗,转眼就忘了?对了,听说兰尼斯特家又出了一个谋士类的角色呢,年纪轻轻却思虑颇周,还很狡猾,就像小恶魔提利昂一样……”

 

“那明明是机敏!而且索萨尔他比提利昂好看多了好嘛?”想起多年前自己偷偷跟踪从长城回来运输资源的琼恩叔叔时遇见的温文尔雅的兰尼斯特少年,莱安娜的小脸渐渐地染上了绯红。

 

“哎呀,原来我们的小狼女还有害羞的时候啊,真少见~”修德利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调侃小妹的机会,然后又笑着看这个急性子的小妹气的跺脚。

 

“说起铁匠铺——哎呀!我忘了今天我得去取货了!要是我又忘了的话,托恩铁匠一定会骂死我的!”修德利猛地一拍前额,懊恼地说道,“不行不行,我必须马上过去!你们先帮我应付一下我父亲吧……就说,呃,叶子乱跑,我怕它会伤到客人,先去找它了!”

 

“呜……”黑狼低低的呜咽了一声,以此表示对主人让自己背黑锅的行为的不齿。

 

“好了好了,回头赏你上好的鹿肉行了吧?”修德利用手抚了抚黑狼的头,以示安慰。

 

 “你早点回来,修。”作为长兄,布兰还是叮嘱了一声。

 

 

 

……

 

 

 

真的是,自己怎么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呢!叶修一边跑向铁匠铺,一边暗自埋怨。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八年……他突然想起自己来到这一年时,有位自称是来自亚夏的巫师造访,是来找自己的。

 

七年内,你得有自己的武器,我想,伞或者矛都是不错的。

 

神会指使你们相遇。

 

这里不止你一个人。

 

不过,七年内你都不会和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有接触。

 

七年啊,那么今天是时间到了……

 

第一个相遇的会是谁呢?我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是来自原来那个世界吗?少年胸膛中平稳已久的心脏现在正突突的激动着,他没法抑制自己的冲动。属于叶修的身份在心中逐渐的清晰起来,拂去了那因为尘封已久而积厚的灰尘。

 

  

 

  “呼……呼……终于到了。”叶修喘了两口气,毕竟快速地跑过大半个临冬城还是很累的,“托恩——我来拿货啦——”

 

    从铁匠铺中走出一位肤色黝黑的汉子,乐呵呵的笑道,“修德利啊,我还以为你又忘了呢。”

 

 “那怎么会,哥的记忆力可是一等一的好。”

 

 “哦,是吗?”

 

 “那当然,不过人老了当然没年轻时那么反应快了。”叶修毫不理会憨厚的汉子言语中小小的笑意,走进铺子。

 

 “那我接你这屋子用一下,组装一下。”

 

 “好嘞,不过你别影响我做生意啊。”

 

 叶修推一扇门,屋子中央摆着的全是些细碎的小零件,东南角则摆着一杆战矛。

 

 “开始组装么……”叶修直接坐在地上,挠挠头,黑狼乖乖地坐在他旁边。虽然之前已经装过五种形态了,不过这要加上战镰该怎么办啊,“真麻烦……”他叹了口气,着手拼装。

 

 

 

……

 

 

 

布雷德正在临冬城里闲逛。

 

他刚刚看见和黑发少年走在一起的那对兄妹,却没有看见少年和狼。去哪了?他想着,却是没有继续在庭院里寻找,而是开始在城内闲逛着。

 

好不容易来一趟维斯特洛,却是这冷的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方,真烦。他这样想着,却又是被一边卖冰雕的铺子给吸引得连步子都迈不动了。

 

好吧,也许北境还是很好玩的。

 

 

 

……

 

 

 

布雷德又玩了一会,发现斜前方有两个侍从模样的人似乎在寻找什么。好奇心一起,便跟了上去。

 

 “修德利究竟去哪啦?”

 

 “我怎么知道?会是又去铁匠铺了吗?”

 

 “我觉得还是练武场比较靠谱。”

 

练武场?不不不,那家伙肯定不会在那。

 

 “那过去看看?”

 

 “好吧。”

 

去吧去吧,然后我去铁匠铺帮你们找一找你们的少主。

 

布雷德就这样的看着两人远去,转过身问水果摊的大爷,“你知道铁匠铺在哪吗?”

 

说起来,赶路的时候损失了一把剑,找人顺便也买把剑吧。

 

 

 

……

 

 

 

如果把这块齿轮安在这……“啊成了!”叶修小小地惊呼出声,这样就可以很容易的转换过来形态了。

 

他拿起战镰,双手在一些凸起或凹陷处飞舞,“咔咔咔”战镰便恢复成了一把朴实的伞——只是怎样都遮掩不住伞上的金属光泽。

 

基本配置做到这一步也是极致了……他想起自己从马泰尔兄妹那讨来的少量瓦雷利亚钢,加上和那位马泰尔少年讨论研究后画成的图纸,经过这么多年的铸造,也算是把千机伞还原了出来。

 

 

 

……

 

 

 

布雷德已经快到铁匠铺了。

 

无面人不杀不认识的人。双方交换姓名之后才算是认识。那我是和他互报姓名之后就直接解决他呢,还是……嗯,要是我直接解决他的话,艾莉亚会杀了我吧……想到这他背后一阵发寒,还是算了吧……先缓一缓。

 

 

 

……

 

 

 

    叶修将千机伞放在铁匠铺的地下暗室里——就算是托恩自己也不知道自家地下有这样一个地方,这当然是叶修趁他工作时偷偷挖的,毕竟,锻造的时候,铁匠怎么可能听得清楚外面的声音呢?

 

叶修拿起东南角的战矛,拉开门,走了出去。

 

 

 

……

 

 

 

    布雷德正在付自己新买的细剑的钱,突然看见铁匠身后的门开了,走出一个黑发的少年,少年低着头,看不清相貌。

 

叶修发现托恩正在做生意,打了个招呼,从买家身旁轻轻一侧,跑开了。

 

 “我走啦。”

 

声音懒洋洋的,布雷德感觉很熟悉。

 

他猛地转过头,看向那渐渐跑远的、背上背着长矛的少年。“修德利·史塔克。”他轻声说道。

 

 “你说少主啊,对就是刚刚那孩子,他可好了……诶?”

 

布雷德没有再听铁匠讲话,他一个转身混进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静如影。他的气息混杂在人群中。滑如鳗,他迅捷地跟上了修德利,街道上的任何事物都没能成为他的阻碍。

 

疾如兔。他动作奇快,以至于街上的人都没有注意到有这样一个奇怪的孩子。

 

然而,在他的左手即将触碰到修德利的背脊的一瞬间——

 

叶修突然的侧身,狂奔起来。

 

被发现了?不可能,我从来没有失手过。但他还是跟着修德利跑了起来,依旧没有丝毫声响,他觉得,修德利应该是发现了,不过他可不想承认。

 

叶修一路狂奔,离开了大街,跑向城墙下一块隐蔽的地域。有人跟着自己。杀意很微弱。是个金色头发的少年。提利尔家的人么……不,应该不是,提利尔家的人不可能有这么好的隐蔽能力……八爪蜘蛛的人?不,他们更擅长情报收集,而这个人不仅隐匿的能力很强……剑技也应该不错。他想起之前这家伙还在托恩的店里买剑。不过这似乎也不能说明他剑技不错?……追踪的方式很像艾莉亚姑妈……是个水舞者……难道是无面人?谁想杀我,提利尔?电光火石之间,无数的念头在脑海中闪过,最后竟是硬生生的猜准了布雷德的身份和来意。

 

啧。

 

终于到了没有闲杂人的地方,叶修停下脚步,右手紧紧地握住战矛。转过身——

 

剑尖与矛尖相碰于空中,发出金属碰撞的清脆响声。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布雷德发问,心中却荡起一种奇异的熟悉感。

 

 “你忘了狼。”

 

布雷德抬头望向城墙,黑色的野兽的皮毛在阳光下显得愈发的深邃。

 

 “所以是它警示了你吗?”

 

 “你很强。”叶修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叶修觉得很奇怪,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他分明感受到这家伙的杀意暴起,却又瞬间收敛了起来。他仔细的端详着金发少年的相貌——如果这是他的真实相貌的话。

 

看上去是一个很阳光的俊秀少年嘛,怎么会想到成为无面人的呢?

 

不过,我之前肯定是没有见过他才是,为什么有种熟悉感呢?

 

 “你也是。”布雷德皱着眉,沉默了一会,却没有把剑放下。心中那种奇异的熟悉感越来越强烈,他却不知道这是从何而来。

 

 “无面人不杀不认识的人,既然你是打算杀我的,那么还是交换一下姓名吧,”叶修轻笑了一下,“我叫修德利·史塔克,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杀我了。”

 

嘴角上翘的弧度隐隐的有点讽刺的意味。

 

布雷德觉得越发的奇怪了……很熟悉的笑容。“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这什么鬼的搭讪方式啊杀手先生。”叶修一愣,还是没有放下长矛,“哥可不是莱安娜那种小女孩,搭讪没用的。”好熟悉,他的长相,声音,语气,动作。然而八年的时间太长,时光冲淡了过去的印象,他愣是想不起来。

 

这说话语气真的很熟悉啊,还有那发色和瞳色。布雷德心想。

 

 “我叫布雷德·布拉佛斯,名取剑刃之意。修——”布雷德突然间睁大眼睛,修……自己以前肯定认识一个名字带有修的,而且……那一定不是这里的语言!

 

可是我是布拉佛斯的孤儿啊。

 

 “剑刃……?”叶修的声音带上了不可置信的味道。

 

亚夏的巫师,七年,和我一起来的人,神的指引,相遇,长矛,剑刃——

 

“黄……少天?”叶修以一种极轻极轻的语气念出这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名字,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语言,声音颤抖,充满了不确定与希冀,然后他看见面前的少年的突然就红了眼眶——

 

 “修……你是谁……你是修德利……不……叶……修……?”布雷德好不容易才将这个已经被时光埋葬的名字从记忆深处抽出,随后视线变得模糊而又清晰了起来——

 

 “咣——”剑与矛同时落地,激起地上的灰尘——

 

   

 

     黄少天猛地扑过去,叶修猝不及防地倒坐在地上,背靠着城墙。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知道自己叫黄少天了。”黄少天的声音早已哽咽,说话都说不清楚了,“我以为我就要顶着布雷德这个名字直到千面之神给予我恩赐的那天……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原来世界的任何事物了……”泪水根本不受控制的从两个少年的脸庞上滑下,叶修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紧紧地拥抱着这个多年前的好友。

 

“我也是……以为再也没有人叫我叶修了……少天……能见到你真的太好了,真的……”然而他也不能再言语。

 

 两人虽按实际年龄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不过,在这个世界的他们才不过十多岁,这么多年来和少年们呆久了,不免也有些少年心性,此时又是在异界流落,饱受了思乡之苦之后突遇故人,倒也没有好面子的心思,两人终是没有再克制自己的情绪,放声痛哭。

 

 

 

 

 


评论(8)
热度(14)

© 翼つばさ | Powered by LOFTER